遞四方物流香港 > 推薦閲讀 > 正文

雪落秦嶺

秦嶺南麓白雪皚皚似仙境。陳爭強 攝(人民圖片)

週末閒暇,與家人驅車去秦嶺遊玩。秦嶺山脈橫亙在西安城南,幾十公里行程並不遙遠。今天天氣陰沉,車輛比平時少很多,一路暢通無阻。1個多小時後,“南山”的輪廓映入眼簾。起伏連綿的羣山如一條蜿蜒的巨龍,千萬年盤踞堅守在這裏,默默呵護着“八百里秦川”。繼續行駛,山脈模糊的身影逐漸清晰,昔日青翠蓊鬱的山色不復存在,變得蒼老黯淡。仔細凝望我眼前的一段山脈,感覺它如卧躺着的巨人,那裏是它的眉眼,那裏是它的鼻樑,那裏是它的軀幹。

“快看,山上有雪!”兒子驚呼。抬頭遠眺,見有些山峯間裹挾着一道道一片片淡白色,但因為距離遠,看不分明。“哪會是雪,只是枯萎草木的顏色罷了!”我反駁兒子。到了山邊,我才意識到自己錯了。山上果然是雪,山尖山腰都閃動着銀白,在氤氲的雲氣中隱現,給冬日的秦嶺增添了幾分靚色。

沿着一個峪口緩緩前行,山內景象盡收眼底。地面和樹梢上覆蓋着一層薄雪,如同繚繞在天空的青煙淺雲。隨着我們不斷前進,雪層漸漸變厚,草木上的雪素白晶瑩,猶如盛開的白色花朵。再往前行,秦嶺銀裝素裹,變成了冰天雪地,宛如不染凡俗的仙境。山外不見一片雪,山裏卻別有洞天,真是令人詫異啊!

快速停好車,我們雀躍着衝到山路上。這裏是“祥峪國家森林公園”,是我們常來遊玩的地方。以前來這裏時,總是人潮如湧,但今日卻是另一番景象。也許因為是寒冷冬日,也許因為天氣狀況一般,遊人寥寥無幾。此時秦嶺山高人稀,雪滿溝嶺,林寒澗肅,鳥獸絕跡,空氣清新,曼妙空靈,美不可言。與我們目不轉睛地觀景不同,兒子幼小好動,忙着在雪地裏摶雪球,然後跑動着向我們投擲。躲避,還擊,你來我往,長呼短嘯,飛雪四濺,山林四處迴盪着我們的笑聲。

“下雪了!”不知是誰呼喊着。停止腳步,舉首佇立,見紛紛揚揚的雪花從天空中悠悠飄灑。那些飛舞的精靈,秉承着某種神祕的使命和意志,從茫茫蒼穹,從不同方位,從不同角度,無聲無息灑落在秦嶺的角落。每一朵雪花都是一個小飛天神女,天空是她們表演的舞台,她們身着素衣,婷婷嫋嫋,和着天籟,迎風飄舉,婀娜多姿。四季更替,歲月無情,冬日的秦嶺本黯淡無光,但在漫天飄動的雪花中,在一種冥冥的召喚聲中,凋零的生命開始重組、孕育、萌發。

雪落秦嶺,天地茫茫,山嶺斑駁,林木蒼蒼,人形渺小,此情此景恍若鋪陳開的一幅中國水墨畫。大自然是最傑出的繪畫大師,或是濃墨重彩,或是工筆細描,或是粗筆勾勒,或是刻意留白,遠近搭配,光影協調,動靜結合,無不展示出大智慧。徜徉在秦嶺山道,飛雪拂面,落滿肩頭衣衫;踏雪徐徐前行,腳下吱吱作響,腳印深深留痕。在秦嶺飛雪中我們是絕對的主角,或矗立凝神,或俯仰由他,或奔跑撒歡,或拍照留念……

出山在灃峪口川菜館用餐完畢,已是傍晚時分,透過燈光,又看見漫天飛揚的雪花。驅車一路向北駛向西安城,離山不久見路上乾燥如初,不禁又一次感嘆自然造化之神奇。(惠軍明)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